协会新闻

协会新闻

寻根溯源 聚力创新 史诗的图像建构——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在延安召开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1/7/23 16:20:03

7月23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西安美术学院、延安文艺纪念馆承办的“史诗的图像建构——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在延安鲁艺召开。本次研讨会以“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与研究”为主题,其召开初衷是在建党百年之际,梳理中国革命美术史发展历程及反映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的演变轨迹,从多种角度探讨作品的深刻意涵及艺术成就。中国美协主席、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为研讨会题写“延安文艺思想,绘写百年史诗”,并发来贺信,认为在党的百年华诞之年,在革命文艺摇篮延安召开此次研讨会,具有在主题美术创作上寻根溯源、聚力创新的重大意义。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美术》杂志社长兼主编尚辉,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朱尽晖出席会议并致辞。徐里在谈到来到延安召开会议的意义时说:“延安是革命美术的圣地,我们开会的会址是延安鲁艺原址,从延安鲁艺走出的革命美术家奠定了新中国美术的领导集群,江丰、华君武、蔡若虹、王朝闻、胡一川、罗工柳、王式廓、力群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大美术家都是新中国美术的开创者。更重要的是,延安是新中国文艺思想的诞生地。1942年5月23日,毛泽东发表了著名的影响深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解决了革命的文艺为什么人服务以及怎样服务的问题。我们只有来到延安,才可能更深刻地领会习近平新时代文艺思想的深意。我们期待新时代的中国美术从这里再启航。”他还强调,新时代的中国美术尤其需要美术理论工作者的引领,只有继承延安鲁艺的革命美术传统、坚定探索中国当代美术理论,才能真正繁荣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美术。

与会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参观七大会议旧址1.jpg

与会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参观七大会议旧址

尚辉在谈到此次会议在延安召开的意义时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提出的革命文艺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方向和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创作的源泉的文艺观,是对20世纪中国美术现代性变革最深刻的表述,是中国美术在20世纪推进民族美育最具实效的纲领。此次会议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深度梳理中国革命美术史的演进历程与特征,没有对中国革命美术史演变轨迹的清晰认知,也便不可能触及中国美术现代性变革的本质。这正是中国现代美术最独特、最鲜明的现代性特征。面对西方现当代艺术强势话语,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深感培养和造就新一代中国青年美术学者的重要性。如果一个国家的美术发展没有自己的艺术理论支撑,完全套用‘他者’话语,就等于丢失了自己的艺术灵魂和文化灵魂。这就是我们把研讨会放在延安鲁艺召开的现实意义。”

与会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参观延安鲁艺礼堂并合影2.jpg

与会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参观延安鲁艺并合影

朱尽晖致辞说:“对百年历史画创作的回顾与研究,既是我们美术工作者和艺术理论研究者从学理上探索近代以来中国美术民族化与现代化转型路径的内在需要,也是当下与未来以革命美术资源助力党史学习教育、继承与弘扬革命精神的时代需求。革命美术传统是西安美院坚守学院建设的传统之一,也是西安美院科研教学的特色课题和课程。本次研讨会的召开,即是我们对这种内在需要与时代需求的积极响应。特殊的时间、神圣的地点、明确的主题以及精心的筹备,决定了本次研讨会必然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与学术价值。”

与会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参观延安文艺座谈会旧址3.jpg

与会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参观延安文艺座谈会旧址

此次研讨会由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屈健主持。研讨会分为“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与新时代习近平文艺思想”、“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与理论建设”、“党史百年历史画图像学研究”、“革命美术史研究”4个单元,分别由尚辉、李一、黄宗贤、于洋主持。来自中央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等学术机构的学科带头人、著名美术史学者吕品田、张晓凌、林木、殷双喜、徐红梅、王平、陈思、胡斌及相关青年美术史学者参加了此次会议。研讨会还特邀参与“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工程”创作的著名美术家丁一林、何红舟、邵亚川、李前、封治国等介绍此次工程的创作经验,丰富了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的研究案例。

百年前的今天,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既掀开了革命美术史的新篇章,也使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获得了丰富实践和理论自觉。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史诗的图像建构——党史百年历史画创作与研究学术研讨会”的召开,是新时代美术理论工作者首次集中瞻仰延安文艺座谈会旧址,重温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使老中青美术理论工作者受到了一次精神洗礼,这对于我们深刻领会和贯彻习近平新时代文艺思想,积极推动新时代中国美术理论建设意义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