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新闻

业界新闻

范迪安:丹青翰墨忆峥嵘 ——写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

来源:艺委会 发布时间:2020/10/23 19:24:42


微信图片_20201023195725.jpg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10月23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表示,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后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宣言书,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重要里程碑,对中国和世界都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微信图片_20201023200032.jpg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徐悲鸿为参军的学生送行

微信图片_20201023200035.jpg1950年,欢送中央美院李孝华、史超雄、吴介琴等六位同学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


丹青翰墨忆峥嵘
——写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范迪安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日子里,全社会再一次兴起了缅怀历史、铭记先烈、致敬英雄的热潮。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号召全国各族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弘扬伟大抗美援朝精神,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奋勇前进。在美术界,我们的先辈艺术家们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时代号召为己任,在战争的烽火中,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用漫画、宣传画、版画、速写、连环画的创作,记录和反映了火热的战斗生活和人民的胜利,书写了中国美术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命运紧密相连的史诗篇章。忆往昔峥嵘,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是一次英勇无畏、保家卫国的跨越和出征;展望今朝,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更是历久弥坚,指引和激励着我们共克时艰,走向辉煌。

中央美院去朝鲜前线的教师合影,右起:秦岭、林岗、张信让、洪波、胡一川、侯一民

1950年,伍必端(中)在朝鲜前线与志愿军记者在一起

1952年夏,罗工柳(左一)在抗美援朝前线为战士画速写

1950年,徐悲鸿为战斗英雄苟富荣画像

中央美院抗美援朝宣传队,右为靳之林

1951年5月18日首都各界在中山公园水榭举行抗美援朝书画义卖会,(左六)徐悲鸿、(左七)陈半丁。
  中央美院步入新中国的发展历程与抗美援朝这场“立国之战”紧紧相连。1950年1月,经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批准,“中央美术学院”正式定名。11月,响应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发出的《关于文艺界开展抗美援朝宣传工作的号召》,中央美术学院迅速成立抗美援朝委员会,组织全校师生开展美术创作运动。在徐悲鸿院长的带领下,中央美院几乎所有的师生都行动起来,参与到抗美援朝的宣传创作中,凝聚成一股用丹青铭记历史、用翰墨歌颂英雄的磅礴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中央美院师生完成了三千张漫画、宣传画和一套《美帝侵华史》连环画。这些作品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北京的街头、工厂、农村展出,营造了抗美援朝浓厚的爱国文化氛围。同时,这类作品也寄往前线,极大地鼓舞了志愿军战士的志气,增强了必胜的决心和信心。

1951年9月出版,中央美术学院研究部编,《抗美援朝 保家卫国 宣传画选集》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部集体创作《美帝侵华史》连环画书影 1950年

1950年11月出版,中央美术学院抗美援朝委员会编,《宣传画参考资料》书影

徐悲鸿《奔马》中国画 1951年

蒋兆和《把学习的成绩告诉志愿军叔叔》中国画 1953年 中国美术馆藏

蒋兆和《给爷爷读报》中国画 1953年 中国美术馆藏

蒋兆和《鸭绿江边》中国画 1950年

蒋兆和《两个母亲一条心》中国画 1954年
  徐悲鸿先生率先画马,赠志愿军战士以致崇高敬意。1953年6月,徐悲鸿先生为志愿军战士寄出《奔马》,并附信函,写道:“我以能为你们服务而感到无限光荣,此致,崇高的敬礼!”字里行间充满了真挚的情感。蒋兆和先生积极投入了抗美援朝的主题创作中,完成了《鸭绿江边》《把学习的成绩告诉志愿军叔叔》《给爷爷读报》《两个母亲一条心》等一批具有现实性、时代性和艺术性的优秀作品。尤其是《把学习的成绩告诉志愿军叔叔》一幅,选取少先队员向前线的志愿军叔叔报告学习成绩这一寓意深远的情节,寄去了对战士们的感谢和怀念之忱。这幅作品印制了近30万张,张贴在朝鲜战场的前沿坑道、医院、包扎站等处,在当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伍必端 《枪在这儿》 纸本速写 1951年

侯一民抗美援朝时期战地速写

罗工柳《来一个杀一个》 素描 1952年

罗工柳 《出击之前》 素描 1952年

林岗《志愿军,人民军,一家人!》

古元《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素描 1952年

古元《写给敬爱的毛主席》版画 1952年
  奔赴抗美援朝前线是许多美术家的心愿,在中央美院,当年先后就有四批师生奔赴前线,以战争前沿的火线为颜料,以手中的画笔为旌旗,践行着中国美术为人民、为国家、为英雄讴歌的初心使命。一是1950年底,中央美院的教师如伍必端、洪波、侯一民、林岗等作为战地记者,奔赴前线,为创作积累素材。随着战役的推进,他们在前线画出的速写,通过《人民日报》的刊载发表,让全国的人民了解到真实的朝鲜战地生活。二是1950至1951年,响应党和国家号召的参军参干运动,中央美院许多学生报名加入志愿军,奔赴前线,徐悲鸿院长亲自为参军的学生送行。三是1951年中央美院“美干班”的毕业学员如孙见光、雷正民、高宗英等五人,参军入朝,他们在前线深扎、开展部队文化宣传工作,荣获朝鲜人民军司令部颁发的“军功章”。四是1952年春,中央美院的教师罗工柳、古元、辛莽三人,参加巴金任团长的“中国文艺工作者战地访问团”,深入朝鲜前线,开展了长达9个月的战地创作,真实记录了志愿军官兵的战地生活和英雄事迹。

靳之林《罗盛教》油画 1957年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藏

董希文《抗美援朝》油画 1951年

伍必端《中朝部队并肩作战打击美国狼》年画 1953年

侯一民《跨过鸭绿江》布面油画 1955年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藏
  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总路线精神鼓舞下,中国美术界以抗美援朝战争和政治运动为主题的美术创作勃然兴起,形成了新中国美术创作的热潮。这类作品按主题可以分为六大类:一是战地速写,这部分作品可以说是烽火硝烟的产物,代表者有伍必端《枪在这儿》(1951)、罗工柳《反击之前》《志愿军给祖国工人写信》(1952)、古元《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写给最敬爱的毛主席》《祖国人民亲切的慰问》(1952)等。二是表现战斗英雄,如黄继光、杨根思、邱少云、罗盛教等一大批英雄们的感人事迹在创作中都有反映,代表者有靳之林《罗盛教》(1957)等。三是表现重大时间节点和战役,抗美援朝战争期间首战两水洞、激战云山城、会战清川江、鏖战长津湖,这一系列由志愿军战士谱写的英雄赞歌都被载入了画卷,代表者有董希文《抗美援朝》(1951)、彦涵《攻克天险的志愿军》(1951)、伍必端《中朝部队并肩作战打击美国狼》(1953)、侯一民《跨过鸭绿江》(1955)等。四是表现中朝友谊和热爱和平,代表者有戴泽《和平签名》(1950)、邓澍《保卫和平》(1951)、彦涵《我们衷心热爱和平》(1952)《刚刚摘下的苹果》《中朝友谊血汗凝》(1954)等。五是表现支援抗美援朝的生产建设,如艾中信《全力支持抗美援朝志愿部队》(1951),王式廓、周令钊、侯一民等人合作的宣传画《人民踊跃支援前线》(1952)等。六是表现抗美援朝伟大的胜利时刻,代表者有李桦《中朝人民部队胜利会师》(1951)等。

彦涵《我们衷心热爱和平》宣传画 1952年

戴泽《和平签名》布面油画 159x125cm 1950年

邓澍《保卫和平》年画 1951年

艾中信《全力支持抗美援朝志愿部队》宣传画 1951年

王式廓、周令钊、侯一民、梁玉龙、洪波、伍必端、顾群 《人民踊跃支援前线》宣传画 1952

李桦《中朝人民部队胜利会师》版画 19.9x27.6cm 1951年
  20世纪以来,中国美术的一个鲜明特征就是广大美术家积极投身现实、关注现实、反映现实,以艺术的方式彰显社会责任、描绘重大的现实事件,刻画典型形象、彰显时代精神,在艺术作品中实现爱国主义情怀与艺术创造热情的高度统一。在今天看,表现抗美援朝这一主题的作品,堪称新中国美术的重要篇章。尽管有大量影像记录了这场战争的前方与后方,但美术创作的现场性、现实性、典型性和艺术性,构成了抗美援朝壮阔的视觉史诗。回顾这一段历史,中央美院师生在抗美援朝战争主题创作中绘就的作品,是中央美院艺术创作史册中闪光的篇章,也是新中国美术展现崭新艺术风貌的明证;师生们群情激昂、投身创作,特别是罗工柳、伍必端、侯一民、古元等先生,奔赴前线、忘我奋笔的壮举,是中央美院“爱国为民,崇德尚艺”优秀传统的真实写照;他们讴歌祖国、讴歌英雄、服务人民的艺术信念,散发出时代的光彩,是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在美术上的体现。硝烟散去,丹青仍在,前辈们在抗美援朝这场新中国的“立国之战”、正义之战、胜利之战中作出的艺术贡献,将感染和激励我们在今天创造出更多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精品力作。

2020年10月23日

彦涵《攻克天险的志愿军》版画 1951年

彦涵《刚刚摘下的苹果》版画 1954年

彦涵《中朝友谊血汗凝》版画 1954年

古元《志愿军战士》速写 1952年

古元《未遭轰炸的家园》 速写

李桦《中苏友好,保卫和平》版画 1950年

徐悲鸿、李桦、艾中信、夏同光、陈晓南《还要给战争贩子以更严重的打击和教训》宣传画 1951年


转载自中央美术学院公众号

宣传部、校史馆/编辑整理
主编丨吴琼
编辑丨何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