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专题首页> 当代版画:与中国优秀版画传统接上气场

来自:中国艺术报

 

    “那时几位老先生还在世,李桦先生教我们木刻技法,上课时他时常坐在我对面。我刻一刀他点一下头,这种感觉现在想起来也是一种幸福,好像有种气场,把两代人的节奏接上了。”在今日美术馆,由中国艺术研究推广中心、中央美院、今日美术馆、雅昌集团主办的第一届中国当代版画学术展上,从中央美院副院长徐冰的回忆中,我们可以窥见到的是20世纪直至今天中国版画创作的传承与脉络。

    本次展览分为两部分。特别展部分展出了李桦与徐冰这两位在中国版画发展史的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版画家的作品—— 一位代表传统版画的辉煌,一位指涉当代前沿版画的创作趋向;群展部分则选择了10位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具有影响力的版画家——苏新平、谭平、方力钧、王华祥、洪浩……的经典作品,他们在木版、铜版、石版、丝网和综合版等领域的探索、实践,也勾画出30年来版画艺术发展的基本脉络;此外,汇集琪琪·史密斯、卡拉沃克等36位版画家的300多幅作品,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版画中心组织的“当代版画十年:1999-2009”作为此次大展的国际单元,呈现给观众的是时空二重维度中对中国当代版画的审视与梳理。

    向内心深处走去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李桦等为代表的版画家兴起的新兴版画运动和解放区的木刻运动,在开启版画新纪元的同时也终结了中国近千年的复制版画历史,版画家从绘、刻、印明确分工的从属地位中解放出来,成为自主表达思想、感情的创造者。”版画家苏新平说。当技法不再成为目的而退隐为一种语言性的暗示时,艺术家的主体性才更加凸显出来。在版画艺术自身形态边界、意义诉求、发展谱系都由此极大扩展的时候,当代版画从语言到创作观念如何转变并使自身具有当代意义,成为时下版画界力图清晰勾描的图景。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版画在各个时间段都出现了代表性作品,也出现了一些代表性的版画家,他们的创作为中国当代版画艺术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进作用。在展览中,徐冰的版画是上世纪80年代新潮美术中的代表作品,而苏新平的版画也是“理性绘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草原题材到都市生活,苏新平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的创作也许能观照一代版画家的经历。“80年代后期我进入都市生活,由于对都市生活的困惑和迷茫,草原题材就成为我暂时休憩的精神家园;而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精神和生活的磨砺,我逐步适应并融入了都市生活,所以当时的创作试图回答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以及人的生存状态等问题。”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到90年代中期以后,社会上物欲的膨胀使得一些版画家发现应该用艺术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立场和观念,重建社会道德和人文理想成为那一时期版画家的共同选择。“如果我的版画作品被称为风景,也只能看作是内心的写照,是精神的风景。”苏新平说。

    如果说苏新平等人的版画用现实的风景呼应内心精神世界的景观,那么在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看来,版画家贺穆群则是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用静物来实现这一切。“她的作品主题是静物,一块面包、一个南瓜、几个苹果、数只香蕉,这些在生活中不被关注的静物,却成为生命的代言人。”在贺穆群的版画中,在摹刻花卉、瓜果的时候,她感受到的不只是眼前的物象,也有一种超越现实、不断向内心深处走去的情怀。

    “向内心深处走去”,因着版画的特殊语言形式,无论是黑白语言与光影的对比,还是材料纸张的凹凸肌理,都能够表达版画家对人性深层的体悟。接下来,中国的版画开始摒弃以往的陈述套路和情节因素,而着力表现理性的情境、生命的意识,从而营造出一种新颖的语境氛围,使当代特别是90年代以来的版画具有丰富的精神意义与学术含量。

    向多元边界扩展

    有评论者说,当代版画的发展趋势面向两极:一是变易语境,二是精纯技术。“纯化语言、锻造技艺也成为版画走向当代自觉的一种表现。如果说语境变易使版画家在精神层面进行挖掘与超越,那么技术的演变就是形式层面上传统版画的突破。这两种趋向都可以说是对版画艺术语言和精神的再造。”广州美院教授郑爽表示。李晓林的《生生不息》、吴长江的《高原之子》等作品,在不同材质、性能的充分发挥中,把写实技巧推向更高水平;而展览中,谭平的抽象版画通过对物性试验和高难度技法的研究,挖掘出区别于其它版材的铜板特质,追求纯粹的趣味。

    而20世纪90年代中期特别是进入新千年以来,中国当代版画进入技术的多元化发展状态,其边界也不仅仅限于传统版画形态。以色列米凯·鲁芙娜将版画的原理运用到影像作品的制作过程中,而中国艺术家冯梦波通过版画衍生互动游戏,洪浩敏感于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关系,巧妙地运用了中国古版线装书的形式,装进他对于现代文化的思考……一切都在表明,版画与影像、观念、装置的结合已经势不可挡。郑爽认为,正是当代的版画家在技艺上不断求索,促进了当代版画技法的现代化,缩短了在铜版、丝网版等制作技艺上的差距,而且逐渐改变了印制粗糙的弊端。

    接上当代的图景之后,未来的版画将会呈现怎样的面貌?虽然当代中国版画界还存在着对版画投入不足、阵地较少、过多依赖媒材等倾向,但从泰利温特、瑞克里特等人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版画作为间接性的艺术,需要技术拓展力、视觉张力、情绪感染力和精神震撼力。版画家需要重视形式语言的锤炼,同时还要注重精神品格的追求,不断向更深的自我世界和更广的形式风格探索,当代中国版画才能如同徐冰所说,和中国优秀的版画传统“接上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