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作品

展览介绍

专题首页> 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

第四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办

 

2010年9月21日在北京饭店A座二层多功能厅举办了第四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共有一百多位来自世界五大洲的艺术家、理论家、策展人参加。其中正式发言代表共有十七人:有来自奥地利的奥利地特展的策展人;有来自非洲塞内加尔达喀尔双年展的秘书长;有来自挪威艺术协会的策展人;有专程来考察中国举办大型国际展会和研讨会能力的世界艺术史大会的代表团;北京双年展的国际策展人罗格;还有来自埃及、印度、德国、美国等多国的艺术家;当然还有来自中国的中央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专业院校的专家学者。

本届双年展研讨会的会场虽然比上届小,但参加研讨会的人员则更为踊跃。原定120人的座位早早地就被占满了,会场随即又增加了三、四十个座位。还有不少与会人士在会场周围站立旁听。大家仔细聆听了正式发言代表的发言,很多与会代表和参展艺术家都跃跃欲试,畅所欲言,争先恐后的争取上台发言。

与会代表对“生态与家园”这个主题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提出了要保护生态,维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和我们居住的美好家园的愿望,而且,对于当前存在的世界性灾难,以及我们破坏地球、地球对我们人类的惩罚,自然界对我们人类的惩罚等当前严重性从各个层面进行了分析。也有人提出,我们不要太悲观,要有乌托邦的思想,有理想主义的精神,要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良知,用我们的才能克服当前摆在人类面前的严重问题。

同时,与会代表也就各自专业的角度,发表了新颖的意见。例如奥地利特展的策展人就从特展的角度,提出了可供参考的策展思路;达喀尔双年展的秘书长分析了达喀尔双年展的情况,也给北京双年展提供了借鉴的模式;挪威艺术协会的策展人也通过具体的展览提供了国际当前最新的策展理念和方式;世界艺术史大会的秘书长通过对当代艺术的分析,从艺术史的角度对当代艺术进行了阐释和分析等等。这样丰富多彩而富有层次的发言,正好符合了主办方之前的思路:既对本届北京双年展的主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又对国际当前的策展理念和展览模式有了新的认识,同时也是一次各国艺术家相互了解、相互交流、互通有无、求同存异的文化交流过程。

与会代表高度肯定北京双年展的成功举办,并一致赞成北京双年展的办展理念,认为北京双年展很好地体现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所体现出的大国气派和国家形象。对于目前国际艺术界的状况和北京双年展所作出的相应的应对,林木在题为《艺术家的天职与本分——从第四届北京国际双年展生态与家园主题谈起》中做出了精彩的归纳,这也恰恰体现了本届北京双年展的成功,以及本届国际研讨会与会代表的共同心声:

“今天的艺术家们,特别是当代艺术家们往往都充当起政治家、哲学家、思想家、社会学家乃至科学家的角色,他们不自量力的试图介入、干预世界,由于对问题的缺乏了解,艺术家往往按照大同小异的流行问题的模式去处理和解决问题,所以显然我们与其去做外行的问题解决者,不如去做艺术感悟真正的艺术家,这就是我提到要回到原点的原因。因为实际上我们在很多领域里面,我们的一些问题都形成了一定的模式。而使艺术家自己的个性容易丧失,所以一些普适的主题,显然也应该有不同时段、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艺术家个体的不同解读,不同的精神感悟与表达,这就要求艺术要回到原点。恰恰在这个问题上,北京双年展非常强调艺术家个性的表达,希望艺术家注重自己的个人性,又注重艺术家所代表的国家、民族、地域的个性,这点我非常欣慰。当我看到近百个画家齐聚北京的时候,我的确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看到了不同的民族个性和地域的特点,这是北京双年展一直强调的主题。第一届北京双年展的时候也已经有地域性强调。所以,北京国际双年展希望通过国际的美术作品,可以互相看到对方的生存状态,这一点我觉得完成的非常成功。这是来自全球85个国家的艺术家们,把他们对不同地域、不同环境、不同气候,不同人文生态背景中各个艺术家的感受传达出来,非常成功。”

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并且愉快的研讨会,不仅发言代表做出了精彩的发言,自由发言者也非常踊跃,在自由发言时间,还有与会代表激烈且不失友善幽默的交锋,还有中国艺术家唱起民族歌曲活跃气氛。会议进行中,不时能看到听众频频点头,也能听到大家会心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当然,也有一些与会艺术家提出了一些建议,例如会议时间安排得较短,特别是留给自由讨论的时间太少,应该提供更多的让各国艺术家相互交流、甚至是交锋的机会,等等。

正如邵大箴先生总结的那样,这是一次“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意义的、也非常有趣的一个研讨会”,是他“第四次参加北京国际双年展以来最愉快的一次”。北京双年展正从创立期一步一步走向成熟,而北京双年展的国际研讨会也必将随着北京双年展越办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