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展览资讯>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五千年中华文明与美术家心灵的交融:“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选题与创意

五千年中华文明与美术家心灵的交融:“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选题与创意

来源:本站 2017/8/17

王震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历史研究所副所长)

 

    进入21世纪的中国,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途中,中华文化的建设需要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是近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的基本原则之一。五年前,由中国文联立项,由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共同发布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就是用美术的形式讴歌五千年中华文明,并做到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一项伟大的文化建设。对中华文明的弘扬需要历史题材的美术作品,“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结项验收、投票评审出的各类作品就是这样的佳作。

 

一、选题与立意

    记得2011年“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立项时,时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文联党组书记的冯远先生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我的办公室,和我谈了有关150个选题事宜。他希望由我牵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提出150个历史题材的选题和对每一个选题的简介。当时,我不但被冯远先生儒雅谈话和极强亲和力所感染,也为他对中国通史的熟悉和150个选题的基本思路、基本构架所敬佩,更对他想在国家美术上推动美术家们为中华文化建设做贡献而鼓舞。

    接收了这一项合作任务后,我立即提交给了历史研究所党委会和所长办公会,会议决定历史所由我负责与中国文联的这项合作任务,我提出由我和明史研究室主任万明研究员共同拟写出150个初步选题,然后交由历史所的专家同仁讨论,征求他们的意见后,再交给中国文联。

    在历史上,一个民族的伟大每每表现为她的历史文化和文明的灿烂辉煌。中华文明是世界文明史上唯一没有中断的、绵延连续几千年的文明,她的文明历史是悠久的,文明内涵是丰富多彩的,我们选取什么样的重大历史事件、历史风云、历史人物、科学技术、文学艺术、思想哲学、经贸发展、社会进步等题材,让美术家们进行美术上的再创作?显然是值得推敲的,肩负的担子并不轻松。此外,有些题材从文明史的角度看它是应该选取的,但也会出现美术家们很难表现它的尴尬情形。例如,《夏都二里头》这个题材,在中国考古学史上和中国早期文明史上都是瞩目的,但画家是很难画的。再如,《唐律疏议》是唐高宗永徽年间完成的一部重要法典,在司法实践中,它给断案者提供了司法审判的依据,也提供了便利,它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亚洲各国都有重大的影响,是中华法系的代表。为了便于画家表现它,尽管我们在《唐律疏议》上加了“官衙断案”,拟写为《<唐律疏议>与官衙断案》这样的选题题目,然而要把它创作成一幅美术作品也是很不易的。还有,像《甲骨刻文》、《青铜文明》、《<周易>占筮》、《汉赋与乐府》、《科举考试》、《雕版印刷》、《宋词风采》、《中华营造法式》、《宋代交子与纸币发行》、《中华瓷韵》,等等,都是很难进行美术表现的。我们坚持了这些选题,显然给美术家们出了不小的难题。但从最后创作出的作品看,美术家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真令人欣喜。

    基于上述考虑,我们选取的150个历史题材,在时代上,是从考古发现的距今七千多年前的南方的河姆渡文化、北方的仰韶彩陶文化开始,一直到公元1840年为止;在内容上,它包含了中华文明史中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科技等众多方面;并希望通过表现一批重大历史事件、塑造一批杰出历史人物、展示中华多方面的科技文化和文学艺术等成果、描绘历代社会风情,创作出全面系统、丰富多彩的中华文明史诗的美术作品。

    在拟出这样的150个题材选题后,我们召集了历史研究所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了讨论,对于没有到会的有关专家,还通过电子邮件等方式听取了他们的意见。所以,从历史学的角度讲,150个选题的合理性和权威性得到了保证。之后,我们把这150个选题交给了“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组委会。中国文联副主席、工程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冯远先生又组织包括文物考古学家、历史学家、众多美术家在内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创作指导委员会开会,进行了讨论。对于专家学者提出的疑问,我和万明以及冯远先生在会议上做了必要的说明。在此基础上,中国文联将这150个选题上报了中宣部。中宣部对上报的150个选题基本上是肯定的,也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主要是要求对我国少数民族的历史文明再多选取一些。根据这一意见,我们对选题稍微做了调整,增加了《壮族女英雄瓦氏夫人》、藏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三大英雄史诗》等题材的选题。

    150个选题确定之后,中国文联和“创作工程”组委会要求我们对每个选题内容撰写400-500字的简介。我们的分工是远古到隋唐的《选题内容简介》由我撰写,宋元到明清的《选题内容简介》由万明撰写。完成选题内容简介之后,2012年5月,中国文联和组委会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流媒体和《中国艺术报》《美术》杂志等专业艺术媒体上,对“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申报实施办法、选题及选题内容简介,正式向社会发布;同时设立了“创作工程”官方网站,在中国美协官网上专门开辟主页对工程进行全面详细介绍,并设立了申请表格下载通道。这样,“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银幕徐徐拉开,进入实施阶段。

 

二、巡回检查辅导与多轮评议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向社会发布后,受到广大艺术家们大力支持和踊跃投稿,在2012年12月,先后收到来自全国各地和海外1000余位艺术家申报的600余件创作草图。经过组委会和专家们多轮评审遴选,最终确定入围作品165件,其中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各占一定比例。

    在创作过程中,作为保证作品质量的重要环节,一是组委会组织包括文物考古、历史、美术在内的“创作指导委员会”专家学者,在组委会秘书长冯远先生亲自带领下,奔赴四川、广东、辽宁、上海、北京等省市,进行巡回检查和评议,提出修改意见;二是全部作品集中到北京之后又进行评审,提出修改意见。

    无论是奔赴各地的巡回评议还是在北京的集中评议,都绝非走过场。每一场评议会上,创作经验丰富的美术专家们多数是从构图立意、切入角度、人物的气度性格、色彩运用、画面或雕塑的表现力、感染力等美术视角进行评议,提出修改建议;而文物考古、史学学者在考虑作品立意和切入角度的同时,还特别对作品所表现出的时代性,即画面上的人物、建筑物、服饰、器械、器皿等是否符合该选题所处的时代,进行评议,以防止“关公战秦琼”式的硬伤出现。其中给人们印象最深的是国家博物馆的孙机先生。八十多岁高龄的孙机先生,每每以其异常广博深厚的文物考古和历史学识、敏捷的思维和高度负责的精神,提出许多犀利的批评、尖锐而宝贵的意见,有时还与该作品的作者当面争论的面红耳赤,令人钦佩。

    由于有这样的多轮评议和深度辅导,乃至在最后验收环节上也还提出了修改意见,再加上美术创作者自己的反复思考和进一步查阅文献,有些作品是推倒重来,有些作品是几易其稿,多数作品在修改中得到了升华,谱写出一曲曲动人的美术协奏曲。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历经五年的精心组织、认真创作、多轮的专家评议和最后的验收评审投票,最终从当初入围的165件作品中评选出146件,于2016年11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向公众隆重展示。正如《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作品集·前言》所说:“继2009年‘百年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完成面世之后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为历史题材美术创作的姊妹篇,是由国家倡导实施的又一次大规模主体性美术创作活动。此次美术创作吸引和凝聚了我国当代美术界最具实力的老、中、青优秀艺术家,他们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意识、文化使命感和创作热情,在工程组委会和专家们的指导下,认真研究历史典籍资料,深入理解并把握历史的主题切入点,不断强化对历史主题文化内涵的认识,将集体及个人对历史文化的思考及艺术品格、理想价值的追求,自觉地贯注到对历史风云、文明进步以及中国精神、中国气派的艺术表达中。他们以匠心独运的构思、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和精湛的造型艺术语言,创作了这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中华史诗作品,并且在史实凝缩表现、历史情境再现、艺术风格语言铸造和精神境界开拓上达到了历史以来的最好水平,它标志着中国美术在历史画艺术创作领域取得的重大成果和所达到的高度,也填补了中国美术历史主题性创作的空白与缺憾。”

 

三、五千年文明与美术家心灵的交融

    被誉为“中华史诗”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以历史为题材,但又绝非简单的图解历史。展览在国家博物馆的146件美术大作,它所展现出的实为五千年中华文明与美术家心灵的一种交融。例如,我们观赏冯远先生创作的《屈原与楚辞》,就会产生这样的感受。屈原是战国时代伟大的诗人,也是一位有抱负的政治家。他所创作的包括《离骚》《天问》《九歌》《九章》在内的《楚辞》,是当时南方新体文学的代表,我国古代诗歌的瑰宝。鲁迅曾评价指出:屈原的《离骚》,“逸响伟辞,卓绝一世”。“较之乎《诗》,则其言甚长,其思甚幻,其文甚丽,其旨甚明,凭心而言,不遵矩度”,“然其影响于后来之文章,乃甚或在三百篇以上”(《汉文学史纲要》第四篇《屈原与宋玉》)。冯远先生深切地体会了屈赋辞意所具有的经典性,因而采用了敦煌壁画的表现手法,把屈原的一生,用山水、云、植物的组合风格阻隔开,描绘为具有故事性的三大阶段。特别使我们深深感受到的是:冯远先生描绘出了屈原《离骚》所具有的抒情性、屈原的战斗历程、屈原追求崇高理想的坚贞意志和深挚的爱国主义感情,也揭露了楚国政治腐败和黑暗势力的猖狂。《离骚》采用香草、美人的比喻,编织神游天上人间等幻境,不但使其文采绚烂,结构宏伟,而且也使其理想与浪漫主义得到完美的统一。冯远先生《屈原与<楚辞>》的巨幅国画,也是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画面绚丽,想象力丰富,在乘凤鸟遨游的同时,给人以美的享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感觉,跳跃在画面中。在历史感方面,冯远先生也极为考究。画面中不但人物的衣装服饰具有战国时代气息,就连左上角的太阳鸟也采用了新近考古发现的海昏侯墓出土的纹样元素。冯远先生创作的《屈原与<楚辞>》是21世纪的新敦煌壁画,其美学价值和历史价值我以为将是传世的。

    春秋战国时代是中华经典的原创期,《楚辞》是这样的瑰宝,《周易》《诗经》《老子》《庄子》《墨子》《孙子兵法》等也都是影响中华文明几千年的经典佳作。为此,我们在150个选题中充分选取了这样的选题,美术家们在他们创作的作品中大多也表现出了这些经典的真谛。例如,魏二强创作的雕塑《孙子演兵阵》,最初是采取正面的表现手法,孙子独自一人坐着面向观众,但给人以呆板单调的感觉,到了最后的定稿,魏二强完全推翻了初稿,用孙子背对观众、展现给观众的是其侧脸,采用了孙子和将帅们一起推演兵阵的诡异、机密的场面,以此来表现“兵者诡道也”的《孙子兵法》的精髓。可以看出这位雕塑家随着对《孙子兵法》认识的深入,是在心灵上达到了与孙子相通之后,才创造性的创作出了《孙子演兵阵》这件独特的雕塑。

    汉唐在中华文明史上占据有重要地位,我们也给予了较多选题。其中,让我为之感动和深受感染的是孙景波、李丹、促芸声创作的《贞观盛会》。这一选题最初我们命名的是《含元殿与万国来朝》,后改为《万国来朝》,最后改为《贞观盛会》。含元殿是唐朝长安城内大明宫中的正殿,是皇帝进行大朝、常朝的地方。唐王朝自贞观年间起,国力强大,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因开明和对外开放的政策,大唐长安不仅是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而且来自世界各国的使臣、留学生和商人汇聚于此,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大都会。诗人王维“九天阊阖(指宫殿的正门)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代指皇帝)”的诗句,描绘出万国来朝——各国使节云集京城拜谒唐朝皇帝的情形。后来,孙景波先生听取了中国文联一位领导的建议,把这幅画由《万国来朝》改名为《贞观盛会》,以避大国沙文主义之嫌。根据文献记载,当时的天竺(今印度、巴基斯坦等国)、骠国(今缅甸)、真腊(今柬埔寨)、师子国(今斯里兰卡)、林邑(今越南)、室利佛逝(今苏门答腊)、西域和中亚各国、西方的拜占庭(东罗马)、波斯(今伊朗)、大食哈里发帝国(阿拉伯)、日本等均有使节到长安。孙景波先生领衔创作的《贞观盛会》取得了巨大成功。该画高4.82米,长6.98米,属于巨幅油画。其宏大场面与万国使节汇聚的情形相协调,而且各种人物的神态、各有特色的服装和拜谒时激动人心的表情,扑面而来。在我看来,这些都是孙景波先生查阅大量文献之后,在意境和心灵上回到了盛唐时代的体现。画面上也有皇后、宫女、乐师等人物,诚如孙先生所言,皇后、宫女的出现不一定符合唐朝大朝会的规定,主要是出于画面好看的需要而画上去的。我觉得这也应该是允许的。

    在中华文明中,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是一颗耀眼明珠。“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150个选题中,科技文明占有相当比例。这类题材的创作,其难度也是很大的,而88岁高龄的张文新老先生,他创作的《祖冲之与圆周率》则有相当大的创新和突破。张先生把祖冲之画得较为年轻。张文新先生之前,20世纪50年代初,在蒋兆和所画的中国古代四位科学家肖像当中,把祖冲之画成了一个长有长胡子的老头。张文新老先生通过查阅大量文献和考证,认为祖冲之不能有很长的胡子,因为祖冲之将圆周率推算至小数点后7位数时,应该在他33岁到宋代的科研机构“华林学省”做官之前,33岁之前的祖冲之是不能有很长胡子的。张文新的《祖冲之与圆周率》油画,创作的是祖冲之和他的妻子以及儿子在家中推算圆周率的场面。画面中祖冲之妻子是个背影,但很美,能给人以美的遐想。我们知道,在做圆周率的数学推算的时候,是需要有人做记录的,画面中祖冲之的妻子就是手持毛笔在做记录。祖冲之有一个儿子,后来也成为一个数学家。画面中祖冲之的儿子,画得非常可爱,其学习和思索的神态是相当生动的。张文新的《祖冲之与圆周率》油画,是把祖冲之推算圆周率的科研活动放在其家庭的环境中创作的,除了历史感很强之外,大有别开生面,独具一格之效果,令人回味无穷。

    历史上,对社会进步有影响、名扬千古的杰出人物是多方面的,美术家们或用国画,或用油画,或用版画,或用雕塑,对选题中的各类英雄人物做了尽情的创作和表现。徐里、李晓伟、李豫闽创作的油画《范仲淹著<岳阳楼记>》,就属于其中的佳品杰作。画面凸显的是作为近景的范仲淹高大神采的人物形象,岳阳楼是作为远景处理的,背景是乌云笼罩,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形,这虽有北宋政治风云的寓意,但画面显然是重在人物的刻画。画面中,范仲淹被风吹动的胡须、很有个性的眉骨和眉毛、炯炯有神、眺望远视的目光以及衣冠着装,都突出表现了屡遭贬斥的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和军事家范仲淹,以其毕生的文人情怀和政治抱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风范和刚直不阿的气度品质。据此我以为徐里领衔的油画《范仲淹著<岳阳楼记>》,也体现出画面主人公的精神风貌与画家心灵激情的交融。

    石窟艺术在中国古代文明,乃至于在今天的名胜古迹中都是独具辉煌的。中国石窟艺术分布极广,仅仅敦煌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三大著名石窟,就各具特点,如何表现《石窟艺术》这一选题,是需要美术家门费一番心思的。我非常欣赏张俊明创作的油画《石窟艺术》。这幅巨幅油画,高4.69米,长6.69米。画面创作的是工匠和僧人等人们正在建造宏大佛祖造像的场面。画面既表现出石窟造像艺术之美和其雄伟壮观,也谱写出那些为建造做出过贡献的名不见记载的工匠、僧人、佛教雕塑艺术家们的身影和形象。所以,我在观赏张俊明《石窟艺术》油画时,读到的是它既表现了中国古代伟大的石窟艺术文明,又讴歌了创造这一文明的民众,非凡的文明是由平凡的人们创造出来的。也许有观众会说张俊明《石窟艺术》画面中佛像与人物不合比例,把佛像放大了一倍。我以为做这样的艺术夸张,从艺术效果看是需要的,它表现出了佛的造像在人心中的辉煌和芸芸众生的渺小。能做到这点,我认为还是在于画家的心灵与我国历史文明实现了很好的沟通。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的作品绝大多数都属于创作成功的精品,但限于篇幅和自己的学识,我无法一一加以点赞和评述,这里只能就那些对我有特别感动和感染的部分佳作写上几句,挂一漏万的遗憾在所难免,敬请方家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