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

少儿美术艺委会理论研修班在上海举行

    少儿美术教育的发展,理论的引领作用是非常明显和有效的,这个领域已进入“高原区”的研讨,一般来说还是“自娱自乐”式的就美术论美术、就教育论教育,难以突破自身的羁绊和发展的瓶颈,因为“身在此山中”的少儿美术教育工作者难以尽识“庐山”的真面目。反思我们学科活动的发展,站在其他学科一定的高度来鸟瞰目前的现状,进行多视角的比对,以提高公民视觉文化的高度来看待少儿美术教育,为推进素质教育服务,从中找到艺术的本质问题,把教育落到实处。

 
    正是为了提升国家专业协会的行业领导作用,由侯令先生倡导,邀请人类学家、艺术哲学家、实验艺术家、影视学家、心理学家等专家学者,为中国美协少儿艺委员的主任、副主任和部分理论组的委员作学术讲座,高质量教育资源也适量吸收了一些中小学教师与会。研修班由龙念南主持,尹少淳主任谈学习的意义和要求,研讨活动在上海浦东新区香山小学内的儿童美术馆举行,素有美育特色学校的校长、上海特级教师朱建朴致词欢迎,上海国韵贸易公司倪俊豪总经理为活动提供了资助。通过邀请国家各学术领域的前沿专家学者,进行一次综合性立体组合的研究实例,能给基础教育、校外教育和美术教育以新的启示,提供新的发展思路。 


    《艺术人类学的田野工作方法——以贵州长苗的艺术考察为例》——文化部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导李方莉用典型生动的案例,详尽诠释人类学研究的意义和价值。她从美术学习作为起点,研究艺术的本质、艺术和人的关系,从而进入艺术人类学的研究领域,探讨人类的起源和艺术的作用。用艺术考古,因为艺术是生活的储存器,在边缘地区原始村落,通过艺术来了解文化,人类学就有了空间维度的记录,她带团来到云南,做一年多,建立了生态博物馆。她提出的观点是现在的一切都是来自科学教育,缺失的是人文艺术教育,艺术不仅仅是审美,还是人类文化社会的反映,通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转型过程中的文化自觉,把自己文明的来龙去脉讲清楚,有了艺术的人才是完满发展的人。留存在器皿服饰上的图案,回答了许多问题,质疑西方文明中心论,在学习现代艺术借鉴西方、非洲美术的同时,我们本民族有取之不尽的养料。
    《视觉文化的几个问题》——南京大学教授、博导周宪是提出中国视觉文化的第一人,我们把教育当作技术工程,造就的是“没有心灵的卓越”。视觉文化的转型,它的征兆十分明显;关于国家的视觉感,常常碍于面子工程。从文化史的角度看,人类文化经历了三种不同的形态,第一种形态我们叫做口传文化;第二种形态叫做印刷文化,或者叫做读写文化;第三种形态我们把它叫做电子媒介文化,也就是当代的视觉文化。全媒体跨媒体的大文化,要求我们研究视觉文化,达到视觉自然、文化主动和精神自由。从传统到现代,他认为高度的科学技术是不可靠的,还得回到人的教育,大力提倡人文教育的极端化,就是要避免人文教育被边缘化,培养主体公民视觉素养,在转型期非常重要。从视觉文化的大背景,看身处其中的少年儿童,我们还是老方法的教育显然是落伍了。
    《民间艺术与当代艺术的实验艺术教学案例》——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导吕胜中自诩是多面人,有当代艺术、前卫艺术、民间艺术和实验艺术等桂冠,当代是从时间上来划分,前卫是空间和方位的概念,他更欣赏实验艺术,实验讲究的是方法论,引入创新机制丰富文化品种。在向西方学习的洪流中,徐悲鸿引入了美术教育体系,但世界大格局产生了变化,多元化从1985年美术新潮开始,产生了学院的叛逆者,2003年国际文化创意产业,第一次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呈现了中国美术开放的时代。民间美术在中央美院实现了亮丽转身,实验艺术教育大会召开,除了艺术展,还有中国大众审美调查、文献展。十年经验,并不需要别人指导,而让外国人真正知道。吕胜中还与香山小学的同学进行互动——在现代艺术的迷茫中做民间剪纸,用数以万计的小红人招民族精神之魂,自成一格的造型语言剪纸“小红人”已成为现代艺术转型期的象征。吕胜中为小学生讲解了关于“小红人”的艺术创作体验、民间文化内涵及剪纸审美价值。通过现场示范剪出几帧“小红人”,学生们也创作出了一大批形态各异的“小红人”,放置于学生当场创作的“水墨画兵马俑”长卷上,小小艺术家们与大艺术家互动的作品,是童真天趣符号与当代实验艺术的链接,既凸现了香山小学“艺术家进校园”等“育美”实验课程活动的教育意义,也体现了艺术家关照儿童成长的社会使命感。
    《新媒体与文化、社会转型》——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上海纽约大学兼职教授、博导孙绍谊谈数字艺术新媒体,从文化、艺术的转型为大家整理了思路,他在美国呆了二十年,影视科学技术的发展,转变了人的许多观念。教育是社会重要的一环,飞速发展的影视技术对社会发展产生了革命性的改变,互联网打破了许多垄断。教育技术的改进,也应随着文化转型而重新审视。
    尹少淳在与专家们的对话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我本来是个画画的,搞了理论画得少,甚至不画了,但现在又画了,画抽象画,画圈。人以群分,我们划了许多的学科的圈,许多圈有重叠的部分,在互相的重叠碰撞以后会产生新的学科新的观念和新的变化,得益于各学科的研究发展,这就是我们少儿美术理论的最大收获。谢丽芳听了李方莉的演讲很有感触,因为她的蒲公英行动与走进田野有异曲同工之妙,通过亲自下乡挖掘乡土美术资源,取得一手材料,做出美术教材。
    少儿美术与现代艺术、实验艺术、民间艺术齐飞共长,要学习开拓的领域还很多,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少儿美术需要这套文化大餐,先吃下去再回去慢慢消化。

                                          陈发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