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美术理论与文化强国”高端论坛综述

来源:本站 2012/3/31

为中国美术立言

——美术理论与文化强国”高端论坛综述

 

梅 江

 

201232122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办的“为中国美术立言”的首届“高端论坛”——“美术理论与文化强国”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中国美协艺委会办公室主任丁杰,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副主任王仲、刘曦林、吕品田、李一、张晓凌、陈传席、杭间、梁江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委员及部分青年理论家四十余人汇聚一堂,研讨在文化强国的新形势下美术理论建设的重大问题。开幕式由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李一主持。

开幕式上宣读了中国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的贺信。他代表中国文联对研讨会的召开表示祝贺,希望美术理论工作者要把正确的文艺导向体现在理论研究中,充分发挥理论家的聪明才智,为不断提升美术理论的水平和质量做出贡献。

    刘大为主席首先讲话。他强调,在全国人民空前重视文化建设之时,美术界遇到了空前的历史发展机遇,美术家、理论家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他表示愿意多倾听美术理论家的研究成果,并对理论界提出了期望。

    吴长江书记在讲话中对美术理论家出席此次会议表示感谢。他强调,美术理论工作者有重要的社会责任和艺术责任,要创造更多无愧于时代的美术理论成果,适应时代变化,解放思想,转变观念,为美术的进一步全面发展提供动力。

    薛永年主任代表理论委员会致辞。他要求与会专家从文化厚度和文明高度入手,密切联系实际,研究新情况、新问题,为中国美术立言。尤其要从文化战略高度和宏观的视野,探讨美术发展的重大问题和根本问题,探讨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当下,中国当代美术如何进一步发展,如何建设有中国特色美术理论体系。

与会专家立足于学术,专注于学理,围绕“美术理论与文化强国”的主题,从多个方面进行了全面的研讨和深入的交流。

 

文化强国与美术建设

 

此次会议是在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目标后召开的美术理论研讨会,很多专家围绕文化强国战略与美术建设展开讨论。薛永年从文化战略的高度反思了当前美术批评存在的问题,一是“失语”,一是“失信”。他说,西方美术标准的照搬,西方美术词语的滥用就是一种中国文化失语,他主张,美术批评家应以专业的学术性作依托,以中国文化为血脉,遵照艺术规律,构建中国艺术批评的话语体系,构建中国当代的美术理论,并为此提高文化自觉性。

    美术理论在文化强国与美术大发展大繁荣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梁江指出,我们谈文化要落到实处,而不能在概念上兜圈。必须走出“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阶段,让文化回归精神本性。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林木指出当代美术理论研究中存在的众多问题:当代主导的文化是西方文化,美术理论也受到西方思维的影响;国际崇拜过于严重;民族主义被否定;对现代性、当代性的热衷;全球化、普世化观念的泛化等等。四川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黄宗贤谈到消费主义对于文化的影响。他指出,西方许多优秀的生态文化理论并没有被我们接受,相反,西方的消费主义与中国价值取向的缺失不谋而合。必须以审美理想超越功利需求,决不能回避生活审美化与深度人文关怀。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钱海源也指出,美术理论家应该为文化强国建设尽责。

    还有一些专家对文化传播策略提出了思考。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刘伟冬讲到文化与科学发展观的意义,指出文化强国必须有文化传播性和世界影响力,才能在文化强国建设中取得主动权。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康书增提出,美术在文化强国战略中,肩负着国家形象的重要责任。在文化强国建设的过程中,美术馆应进一步加强宣传,加大藏品的展示力度。《中国艺术报》社副社长朱虹子提出,传播创新是文化强国战略的重要内涵,我们要充分研究传播与艺术理论构建的关系,认识中国当代艺术传播的问题与语境。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美术系主任廖少华也指出,文化强国战略的实施,在中国面临很多困难,美术理论家要注重社会文化普及的意义。

 

美术理论的中国道路

 

    在文化强国建设过程中,美术基础理论体系的建设问题仍然是美术理论界的中心任务之一。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宏建谈到东方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建设及其逻辑起点、归结点。他指出,美术史、美术理论和美术批评是密切相关的,目前美术批评和艺术创作关系密切,但批评家一定要有原则、理论根据,一要和实践结合,二要和美术史上的美术现象结合,从中总结归纳理论问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敢认为,我们应该对自身传统和西方艺术进行深入的了解,同时在融合东西方艺术精华的基础之上,才能够完成中国当代美术范畴体系的建构。《中国美术馆》执行副主编徐沛君说,在建设文化强国的过程中,美术理论应该有所作为,理论家要有基本的判断能力,同时,理论体系的建构也要跟上,改进叙述方式,做到深入浅出。

    在中西对话的视角中思考美术基础理论问题也是此次会议上专家讨论的一个热点。鲁迅美术学院教授杨振国指出,应该重视东方国家在特定历史时期的重要地位,将中国美术纳入世界美术的知识系统,探讨中国与其他各国艺术的共时关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陆军在理清基本概念的基础上,对今日中国并存的两种文化语境展开了论述和思考,提出应该重视整体文化环境的建设与学术环境的培育,构建更加丰满的学术视野。西南大学教授邱正伦提出,应该通过美术理论的思考重建文化自主性,构建属于中国当代的美术理论评价体系。

 

现代美术的中国模式

 

    现代美术的中国模式是此次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有许多专家围绕中国美术的现代性问题展开理论思考。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提出中国画现代性的“晚明说”,认为中国画的现代性是一种内生的现代性。早期中国现代性的基本特征在晚明已经完全具备。中国人的现代性意识一点不比西方人晚,董其昌到四王,应该是中国现代性的重要起点。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提出可以从传统内部挖掘现代性的元素。中国传统的艺术理论中蕴涵了现代性的萌芽,晚明的独抒性灵、个性解放潮流,到了“五四”时期达到了高潮。中国传统艺术理论从内部可以发现现代因素。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徐虹则指出,20世纪的民族主义和现代主义思潮与中国当代艺术有重要的关系。文化强国的动力应该是创新精神,而不是祖先家底。

    还有学者对现代中国美术发展模式中的一些具体问题展开思考。《美术》执行主编尚辉指出,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最重要的命题,就是“艺术主体是人民大众”。70年来,这一思想构成中国当代美术的主导思想。他还提到了执政党美术指导思想演变的过程。广东美术馆罗一平和王嘉认为,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文化形象,为现代美术的中国模式提出新的课题;展览平台的搭建为中国模式提供了空间;多种创作手段并存为中国模式打开了新的局面。

 

美术理论与实践的互动

 

    围绕美术理论与美术创作的关系,许多专家发表了意见,美术理论必须与美术实践构成互动,是此次会议上许多专家达成的共识。中国美术家协会编审王仲认为,美术理论应该回到美术本身的问题。美术理论必须对美术创作发挥作用,才能对文化强国有所贡献。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指出,判断力与艺术创作、艺术史研究密切相关。没有美术创作就没有美术理论,但这并不意味着美术创作一定高于美术理论。美术研究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制度问题。具体地讲,就是美术研究要考外语,这限制了很多优秀的美术史论人才成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指出,我们要处理西方理论如何面对当下创作的问题,要回到创作实践来研究理论问题。美术理论的任务,就在于对中国美术创作实践的阐释。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董立军指出,先进的美术理论应该能够促进和推动实践的发展,美术理论是美术实践的灵魂,对美术实践有精神指导作用。

    此外,还有一些专家就美术界、美术理论界的一些其他热点话题展开讨论。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邵建武谈了关于艺术品市场和艺术收藏的问题。他认为美协理论委员会以及广大美术理论家应挑起这方面的重担,否则我们国家文化艺术市场真假、好坏的总方向、总格局的决定权和话语权就会落入非专业人员之手。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编审许向群对军事题材绘画进行了反思,希望美术理论界更加关注、支持军事题材美术创作的理论研究。

民族文化精神与基本元素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艺术这几年在美术理论界逐渐成为显学。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助理吕品田谈到现代美术观中民间美术的缺失问题。他认为,美术理论研究不能忽略民间美术在文化强国中的作用。事实是,民间美术无疑是最具个性、民族性、中国化的美术形式。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赵农提出,当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建设文化强国的一个重要手段,而对于许多基本理论问题的论证,将有助于对民间文化、民间艺术的思考,开拓新的学术空间。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余辉也说,艺术的基本要素离不开技艺、民族和审美,艺术就是通过一定的技艺表现出本民族文化的审美理想。

    中国画这一传统画种的当代命运受到很多与会者的关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罗世平指出,中国画要面对现代、当代问题,针对这个背景,今天有必要重新讨论中国画批评问题,包括古代批评理论语汇体系,批评理论所在的文化环境,百年中国画中西论争等。浙江大学教授黄河清提出,中国画应该自立标准,不要用对西方绘画的批评话语来评价中国绘画。他认为,我们不应该只讲“文化产业”,回避“文化价值”和“文化精神”,首先要有自己的文化价值观。

    部分青年学者也对中国画的现状表示关切。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教授谭述乐提出中国元素与民族传统是传统绘画的精神,指出中国绘画要求全面的人文素养与艺术才能,是一门高难度高水准的精英艺术,非一般画家所能企及。中国国家画院张桐瑀谈了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中的若干问题。他说,山水画创新只不过是艺术创作的过程,而不是目的,终极目标只能是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艺术作品。

    因故未能到会的名誉主任邵大箴和委员丁宁、殷双喜和钱海源也提供了论文,发表了深入思考的见解。

 

小 结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对会议进行了总结。会议认为,十七届六中全会为我们明确了工作主题和行动方向,在文化强国的大背景之下,美术理论界展开了积极的研讨。此次会议主题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会议过程是一次学者间的高层次思想交流,经过自由讨论,与会者探讨了与主题相关的若干学术课题,向着“为中国美术立言”的目标迈出了积极的步伐。与会专家和而不同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又都汇集到“文化强国”战略的议题之中。

会议一致认为,文化建设要以中国文化为血脉,紧密依托学术建设,充分尊重艺术规律,构建地道的中国艺术批评话语体系;充分发挥美术理论的引导作用,以提高文化自觉性为己任,构建适合中国文化建设的当代美术理论;充分思考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的关系,使文化事业促进文化产业,使文化产业的繁荣发展与文化事业的建设目标同步,进一步培育适合国情的文化产业,建设群众欢迎的文化事业,养成朴素优雅的社会文化氛围,通过切实的作为使文化建设体现国家文化实力,在继承中国文化优良血脉的基础上,引领当代文化艺术的新风气。

此次会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对于“美术理论与文化强国”这一议题,我们还要继续系统深入地探讨。为了适应当前国家与全社会对文化建设的迫切要求,我们要集中精力,深入研究,壮大美术理论队伍,真正做到为中国美术立言。这既是时代向我们提出的挑战,也是美术理论界的本来职责,广大理论工作者应实事求是,积极应对,以务实的态度创造美术理论新成就。

    会议在热烈的气氛中闭幕。在闭幕式上,薛永年对中国美协领导的大力支持及全体与会者的热情参与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