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业界新闻

中国艺术的骄傲 ——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学术报告会

来源:本站 2017/11/2

11月1日,“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学术报告会”在清华大学举行。张仃百年诞辰纪念活动由中国文联、清华大学主办,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承办,包括“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展”“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学术报告会”系列活动。其中,“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展”已于1015日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开幕,展览至1110日。


出席报告会的嘉宾有: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著名艺术家丁绍光,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袁运生,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香港凤凰卫视高级策划、《世纪大讲堂》《文化大观加园》主持人王鲁湘,张仃先生之子、著名画家张郎郎,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辑、文艺评论家、散文作家侯军,画家袁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朱军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黄国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张世彦,原中央美院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许平,中国艺术研究院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孙建君,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兆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邹文,壁画家、美术理论家于美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包林,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穆家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助理、《装饰》杂志社主编方晓风,韩国首尔大学美学系教授李尚佑,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主任、教授赵农,张仃先生夫人理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李功强、副院长苏丹,张仃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杜大恺主持报告会。


举行“张仃百年诞辰纪念学术报告会”,是为了纪念和缅怀张仃先生一生为民族和祖国的革命事业、艺术与艺术教育事业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并向他致以崇高的敬意。参加报告会的嘉宾与200余位社会各界及美术学院师生一起,共同走近张仃先生,领略他充满使命感和责任感,为美术事业不懈奋斗的一生。学术报告会嘉宾围绕张仃先生的艺术人生经历、艺术创作成就以及艺术教育贡献等方面进行了主旨发言。

清华大学副校长王希勤表示,张仃先生是清华大学一代德高望重的革命文艺家、受人爱戴的名师,他的一生是革命文艺家的一生,也是艺术教育工作者的一生。张仃先生少年时期投师张恨山、结交齐白石,青年时代追随革命理念到延安,成为延安鲁艺的教员。新中国成立成为开国形象的首席艺术设计家,出色完成全国政协会徽设计,参与国徽设计,负责开国大典美术设计。建国之初,参与接管和创办中央美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力挽中国画面临的危机,开拓新中国的展示艺术设计事业,结识西方艺术代表人物毕加索。张仃先生在新中国艺术教育战线功勋卓著,桃李满天下,不愧为中国艺术教育的奠基者。举行张仃先生百年诞辰纪念学术报告会,一方面要回顾和总结以张仃先生为杰出代表的老一辈文艺家、革命家的思想、理念、精神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与艺术成果。另一方面要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上的重要讲话和系列讲话精神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把老一辈无产阶级文艺家、教育家、革命家,以人民为中心,坚守民族文化自信、扎根中国、融通中外、勇于实践的精神发扬光大。

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评价,张仃先生有“大美术的大境界”,他思维超前,才识过人。早在延安时期,因其时尚的设计便有了“摩登”的代号,此后张仃绘画对西方古典、现代美术多有融汇,并从中国民间艺术中汲取了养分。张仃把人文关怀、家园意识、英雄史诗和历史沧桑带入山水画,开辟了中国山水画艺术的新境界,焦墨山水得以在中国画系统中斐然成章。张仃先生生前将不同时期创作的漫画、年画、中国画等130幅代表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体现了“大美术家”的大视野,也是有远见的,更是有高风亮节的。中国美术馆不会忘记他,广大的美术工作者不会忘记他,历史不会忘记他。


陈履生认为,张仃先生是一座蕴含特别丰富的它山,它横亘在我们面前,我们难以绕开,因为我们研究中国美术史的时候都要面对这样一座高山,只有在比照之下我们才知道,在20世纪美术高原上高原和高峰之间的差距。张仃先生在20世纪艺术史上跨越几个不同的时期,他以先锋与旗帜开拓创建的艺术品格,在不同的经纬度标高了它山的峰顶,它山的精神是不守成、不停息,遥望它山的峰顶,为当代艺术家树立了时代的楷模。我们要研究张仃先生在每一个时期的作用,因为这些实际作用和影响都关系到我们如何认识张仃先生的成就。

作为张仃先生的学生,丁绍光谈到恩师深有感触。他认为,张仃先生是一个精神贵族,他博学多才,博览群书,对西方文化的了解在美术界里也是罕见的,他是一个非常丰富、非常典型、充满矛盾、充满纠结的艺术家,非常有特点。从艺术来讲,张仃先生非常有修养,吴冠中调到工艺美术学院来的时候,他跟我讲,张仃先生是中国美术史的第一只眼睛,他对张仃先生的艺术鉴赏能力是带有全球性的。而作为工艺美院的院长,可以说在他的包容保护下,现代美术运动在中国得到延续,工艺美院大美术思想也建立起来,使工艺美术学院教育体系成为国内的权威,并在这个体系下出现了一批画家。

对张仃先生有深入研究的王鲁湘,回忆了张仃的1956年。通过1956年张仃写给张光宇先生的两封信忆起张仃对于艺术的态度和革命的热枕。1956年是他艺术生命中间非常特殊的年份,那一年张仃先生去法国做法国巴黎博览会中国馆的总设计,同时参加了访问法国的中国文化代表团,回国之后,恰逢文艺界百花齐放,张仃先生感到极其振奋,迫不及待的连续用两封信向张光宇先生通报文艺界的阵阵清风。此后,张仃进入了体制内,为我国美术教育事业付出心血,体制内的生活使他个人的工作中心和创作中心发生了转移,但张仃一直拥有艺术梦,他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独立、自由的艺术家,回到水墨画的创作。个人的经历投射时代的脉络,1956年,对于新中国的文艺界来说,是极其特殊,有转折意义的一年,对于张仃先生个人来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

张仃之子张郎郎回忆了1965年张仃先生的故事,从特定时间段的个人回忆中探讨张仃先生装饰绘画的形成和他艺术思想的深层内涵。“我们小时候,父亲经常跟我们说:仁者爱山、智者爱海。” “每次他在想突破的时候,一定要到山里面绘画。”1964年张仃先生从西双版纳回来后创作了一批画,后来又到香山继续画,这个时候就不一样了,他到香山画的那批画,最早画的时候,先是临,用宣纸临毕加索、梵高、塞尚,他想尝试怎样将中国的绘画工具和现代的东西结合起来。他也知道梵高当年临过米勒这些人的画,实际上不管临谁的画,最后还是要用自己的艺术语言重新再造、再表现。所以1964年以后,他找到了最适合他的——被史论家誉为装饰绘画。这是他绘画风格的重大节点。但整体来看,从漫画到年画,再到装饰绘画,甚至于到后来的焦墨画,里面都有他自己的独特艺术语言和风格,始终没有变。

张仃一生经历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的时代,他丰富多彩的艺术创作活动与中国现代波澜壮阔的革命史、中国现代艺术史、新中国艺术教育事业发展休戚相关,与中国现代文艺思潮和中国现代美术重大事件的演进紧密相关。张仃是中国艺术界德高望重的、具有代表性的一代革命文艺的先锋、杰出艺术教育大家,是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不可或缺的标志性人物,是新中国艺术设计教育事业的奠基人和开创者,是一面永远闪耀着光辉的艺术创新旗帜。张仃无论在众多艺术领域创作探索,还是在艺术教育园地耕耘,都做出了让人瞩目的杰出成就。他无论在哪个历史时期,都始终以革命文艺的先锋性,立时代潮头,发时代先声,引领先进文化艺术思想,开一代艺术新风。


中国画 富阳村头 48X34CM 1954 

中国画 紫砂艺人 44X30CM 50年代  

中国画 三味书屋 34X44CM 1954年 

中国画 谛听 46X35CM 60年代 

中国画 巴黎组画-街区 70X47CM 1964年 

中国画 香山写生-林中小屋 45.5X34.5CM 1976年 

年画 实行民主改革 36X26CM 1947年 

泰山朝阳图 700X300CM 1983年

(中国美术馆)克孜尔千佛洞33X511CM 1981年

11寒尽不知年 纸本焦墨山水 89cm×95cm   1996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