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研究

杨力舟:武永年的田园诗情

来源:本站 2017/5/22

武永年老师的油画作品展作为中国美术馆馆藏捐赠系列展即将开幕,其中有24幅精品归国家美术馆收藏,这是美术馆的幸事,也是武老师的幸事。我特向武老师表示衷心祝贺。

我的学生时代是在西安美术学院附中及大学本科油画系毕业,在1963年武老师从中央美院罗工柳油画研究班进修回到学校,给我们五个同学组成的一班教油画课。他在油研班的毕业作品《信天游》,在全国造成影响。长安画派的陕北山水走出陕西,轰动画坛。刘文西老师的陕北四代人《毛主席和牧羊老人》享誉全国时,武永年老师也画出了别样的陕北风情。他的田园诗意歌颂劳动者心灵里的欢乐与活力,展现了他淳朴厚拙独特画风受到好评。

武老师上课感情充沛,神采英发。给我们宣讲罗工柳先生的教学思想:“学会了再变”。阐释现实主义油画的基本原理。鼓励我们要用色彩造形,为了不失造型的严谨,用色要把握大关系,但是在大块色彩中,色阶的变化要微妙。在塑造形象时针对我们用色简单的倾向,一再强调调色的时候一点一点的求取色阶,放在形体结构上使冷暖对比和素描关系吻合,避免生硬,造型松散。有幸在武老师指导下画了三幅人物写生:《老民兵半身像》、《坐着的朝鲜族姑娘》、《站在壁毯前的维族姑娘》。武老师自己亲笔示范。那种耐心、循循善诱、慈祥可亲的神态,记忆犹新至今不能忘怀。当《维族姑娘》作业完成后,武老师为了鼓励我,把它推荐到学院陈列馆长期展出。1966年红色风暴骤起,陈列馆被砸烂,我的这件留校习作也被人用匕首把人物的脸部捅了一个大口子。

我们同学都忙着搜集素材,反复推敲毕业创作的草图,也被迫中止。武永年老师敬业的教学完全停顿,他自油画《信天游》打响之后,想创出自己既熟悉又热爱的农村田园画风的艺术理想,在十数年动荡不安的环境无法推进。我自1968年离开学校,到了山西太原工作,和武老师联系几乎中断。但是以往在学校受到老师们的恩惠常常回忆。历历往事萦绕心头。师生情谊念念不忘。往后的时日,从太原到北京,从中央美院研究生到中国美术馆。多次搬迁,总有一捆学生时代的油画习作舍不得丢弃,打开看上一眼,特别看到《维族姑娘》那美丽的脸上6公分长的刀口,心生怒火之时,想一想当年许多惨遭厄运与不幸的老师,也都坚强的挺过来了,我这点事算什么呢!

我后来再见到武老师,他并没有大的变化,他在磨砺中保住了身体,积蓄了力量,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他青春焕发,情绪昂扬。积极投入西安美院的复兴与发展,和许多老师一样,首先忠于职守,履行教书育人的神圣职责,给本科生、硕士生传授写实油画的基本规律和方法,为示范教学画了一批人体素描,男女全裸人体油画。展现了他深厚的造型能力和油画技巧。身为西安美院油画系的资深教授,在1989年被授于《全国优秀教师》称号,1992年享受国务院授予的国家特殊津贴,并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退休之后,已进入高龄的武老师还兼职教学督导,支持年轻教师的工作。

有校友称颂武永年老师勤奋的很,画了很多油画。去年我去西安评画时,到母校拜望年已八十多岁的老师时,他的大小油画一摞一摞堆了满满的一间画室。他零星参加过陕西省的一些画展。仅在西安美院美术馆向学生展示过自己的一些作品。从来没有搞过自己的艺术回顾展。也从来没有进入市场出售自己的油画。确实淡泊名利,只求耕耘,不问收获。听闻者感慨武老师不求浮名,对自己的成长与所学奉献给人民的艺术教育事业和油画创作。每天坚持笔耕不辍,因若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劳动者”。不管得了什么荣誉和称号也不失常态,坚称自己是用艺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普通劳动者。

武永年老师出生在古都西安的名门望族大家庭。即有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和祖辈们爱国重德的家风传承,又及早的树立了共产主义世界观和延安文艺道路。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油画家。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两度在中央美术学院受到董希文、王式廊、罗工柳、林冈等等名师的培训,具备了扎实的素描、油画基本功和广博的艺术修养,与坚定的为人民服务的世界观,而且长期生活在陕西农村,不仅因为他所执教的西安美院就设在陕西长安县地道的农村杨万坡。更多的到关中各地和陕北高原深入生活,参加劳动、经历各种政治运动。所以武老师对陕西农村风光的挚爱和农民的生存状态,新旧的时代变迁,悲喜哀乐、酸甜苦辣观察深刻,体会尤深。从他众多的油画里有高亢豪迈的安塞腰鼓,温暖阳光下粗放浪漫的“信天游”,树荫下热闹的集市,有多幅的金黄色调陕北风光和三秦大地八百里平川的景色,在苍茫的情调里,跳越的笔蚀,赭褐色与土黄色交错中又遍布着灰绿色树荫与草地。他常常笔意纵横,参悟化景,画出农民立足深耕的民俗一角。

生活之根积累了奠定了和农民息息相通的审美习性。在他的眼里劳动者是美的,乡间的山山水水是美的,在他的油画作品中,特别倾心于抓住自己感兴趣而唤起美感的瞬间。含蓄地言有尽而意无穷地透出自己的心境和感情。

画如其人,画乃心画无声诗。这一条规律中西绘画同此理。武永年老师身上体现出的诚恳、亲切、轻松、随和、谦虚、朴实的秉性,清澈透明。对平凡百姓的理解和苍茫荒僻的陕北一草一木,所捕捉出的美感完全出自他直觉的心理。而不求任何虚饰或功利上的需求。也不掺加所谓理性的观照,而是真诚的,悠然自得地受到美的对象的感染,在瞬间里陶醉于一种天然的情趣。

他对农村生活热爱无比,对艺术同样倾心无此。在他的作品中感染人的是内在的真诚情意,表达自己内心敞开的艺术陶治,也体现了他的人生态度,含蓄隐逸。自然之景的绚丽,其温文悠淡的抒写。深耕的田园、沟壑,习空见惯的极其平凡的劳动场景,树荫、黄土、草尖、柳条、小溪流水、收割、牧羊、晨曦、暮归、赶性灵、喂毛驴、赶集、洗羊、放马、母子、爷孙、姑娘、……新时期变革后的农村自由清新的空气,农民自主安定,祥和的精神气质,那种牧歌式的生活气息,人道主义情怀的田园诗意,真切地沁人心脾。我体会到他的油画里有一种历史的存在感。这正是武老师油画艺术最不一般的特征。

当下流行一种说法,西洋油画注重摹仿自然,尤其在写生的时候,处于被动,受到于客观的透视和光影的束缚。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尽然。但凡进入高出天机以心写物阶段,必有创造性对待客观物象捕捉生机,作出提练选择去舍增减,甚至夸张变形。油画写生如果脱离真切的感受,放弃大自然新鲜美韵的吸引,而用成法套路去作升华,难免使自己陷入习俗,或者误读了油画的特征。武永年老师重视写生。取材纯粹依存感情兴致。油画长于色彩斑斓中瞬间美的渲染,因此他迷恋于光的魅力,娇媚、芬芳的原野、狭谷里的羊群,柔情舒心;清冷的雪天、灿灿银光、静逸安祥。远离喧嚣与污染,轻纱般的朦胧,轻装素颜的色调。灼热烈炎下的绿荫凉爽,逆光下劳作的人们“闪灼着喜悦的神气……”他的画面洋溢着天然妙趣,紧紧抓住一瞬间的光线变化迅速运笔记录下自己心灵感悟,人与景融为一体、不多重复、更不死扣其形。情感促使笔下的激励,画出灵动活现的神情,没有美的矫饰的外表,保持画面灵秀与空灵,画出了陕北特有的自然之美与人性的光芒。他的油画色彩之光闪烁在抽出黄绿嫩芽的柳条上,闪耀在农田绿波上。正午灼热的太阳,日暮时分一片红褐色的晚霞,或冬日微弱的暗影……处处都展现出生活美的真实所见。这是武老师对变革中农村自然美低声吟唱的弦律。

武永年老师大量的写生油画,在描绘社会环境和人们生存状态的相互影响的关系。把自己的爱好和个性融入到他情有独钟的自我感受。在《信天游》一画,洋溢着陕北农民在劳动间隙下山或转场时的快乐,清新温暖灿灿其光的金色黄塬充满生命气息的外光下,人们心灵产生的悠然豪放的歌声。《欢乐的女孩》和《豪放的汉子》,把人们早已看多了的民间舞蹈与现代摇滚混搭的表演形式的安塞腰鼓,还愿成生活化的,古朴民风、奔放快活,尘土飞扬的热闹社火式的神秘风俗。在这些画里能感悟出作者的怀乡情感。他经历了中国农村几十年来的变革,有喜剧、有悲剧,由穷奔富的变化。其深刻的体验与缅怀,时刻浮现出对农民的同情和热恋。我读着武永年老师的大量作品,不由产生自幼生活在北方农村的一种怀乡情思,欣赏着那样含蓄、内敛豪不炫技张扬的田园诗意隐喻着沉重和幽深。其作品意境之美中渗发着武老师大善的精神境界和人格魅力,一位真正的老艺术劳动者和人民大众相融的灵魂产生共鸣的意义,使他的艺术常青。

我真诚的祝福武永年老师健康长寿。祝愿他的油画展览圆满成功。

 

       杨力舟 2017.5.3


布面油画:信天游270X179 cm   1963年作

布面油画:春风又绿南泥湾180X104  cm   1978年作

布面油画:高原的黄昏  100x73cm   2003年

布面油画:老人与牲灵  130x81cm  2009年

布面油画:赶牲灵  100x81cm  2004年.

布面油画:村寨的早晨  81x65cm    2001年

布面油画:藏女卓玛   92x65cm  1998年.

布面油画:牧场之秋 91x72cm   2001年

布面油画:晚霞  100x81cm   2005年

布面油画:晚霞100x80cm     2004年作

布面油画:骡马集市  65X80 cm          1992年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