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协会新闻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徐里油画作品集在意大利出版发行

来源:本站 2017/5/26


当华夏五千年的文明相遇文艺复兴的始源,当中国山水的笔墨写意相遇西洋油画的浓墨重彩,当一种古老遇见另一种古老,便打通了古今,融贯了中西!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徐里先生,受意大利意大利艺术研究院绘画院院长安德烈·格朗齐(Andrea granchi)先生之邀,由达芬奇理想博物馆馆长亚历山得罗·维佐斯(Alessandro vezzosi)先生监制,雕琢了一部打破时间与空间,具有中国之气派,西方之神韵的作品集,并在意大利弗洛伦萨(Angelo ponteorbolieditore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引起巨大反响!

徐里先生用西方油画的表现手法创作出具有中国山水写意精神的作品!既有“闲上山来看野水,忽于水底见青山”的横生妙趣,又有“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的大气磅礴!带着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与传承中国文化的执着,徐里老师独辟蹊径,大胆创新,开辟了“写意油画”的新道路,开启了中国艺术在意大利的新篇章,也开创出中国当代油画的新径!而作品集更是被多个艺术院校,美术馆,博物馆珍藏,由此为弘扬中国文化艺术构建了新的蓝图,成为中意两国艺术交流的美丽桥梁!


艺术的召唤——

徐里笔下的自然、历史和回忆

 

Andrea Granchi安德烈格朗齐

意大利艺术研究院绘画院院长,著名艺术家,修复家


Andrea Granchi出生与艺术世家,从其曾祖父开始就从事艺术工作。 1966年获得佛罗伦萨市政府颁发的青年艺术家奖学金,1969年毕业于佛罗伦萨美术学院,1971年获得Stibbert绘画奖。作为“影视艺术”的主人公之一,Andrea Granchi在该领域创作了无数的作品;1978年受邀出席威尼斯双年展并于1976至1979这三年中负责佛罗伦萨重要的国际性展览,1978年在法国电影资料馆蓬皮杜艺术中心,1980年在费城负责展览事宜。1974年受邀出席米兰双年展,1981年米兰三年展及1986年的罗马四年展。Granchi举办过无数场个展与联展,从卢加诺到斯德哥尔摩,从瓦伦西亚到汉堡。1933年奥斯塔市为其在Tour Fromage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名为“倾斜旅行”的个人画展。2001年,由于在Collodi基金会任职,Granchi参与了为市镇广场所作的巨型画作的创作。2015年携自己非凡的,从未发表过的三维壁画“面对伟大的静止游客”现身奥斯塔城的Etroubles露天博物馆。2007年组织佛罗伦萨国家档案馆与佛罗伦萨美院一同举办“自由的物体”,该活动涉及从历史前卫艺术家到现今艺术家自由风格的一场研讨会与两场展览。目前担任世界上最古的艺术学院意大利艺术研究院绘画院院长

 

画家徐里的绘画方式和所营造出的效果,引导着观众走进一个介于传统和创新之间的“中间地带”。他的自传和艺术之路向我们揭示了他一种永不甘于沉寂的精神,即在强烈的探索欲望和本能的驱使下,不停地研究新的知识,达到并突破自我的极限。他的手法是如此的干脆利落,跳跃灵动,从不拖泥带水,它被一种能够描绘、发现并感召某些平时不为人所注意却真实隐藏在事物中的东西的能力所驱动,这些东西可能是某种精神,或者是每一种幻象之中的神秘活力,亦或是记忆中每一个路过的风景。如同在他极为细腻的作品《静物》中所描绘的那些花,它们是某种印记,也是某种形象,就像人们在描述梦境和神话传说里的形象,其中既有真实的成分,也有想像的成分。在画家类似的作品中,其他的形象也都能给人一种感觉:即这些形不是僵化的、而是能够外延的;能够不知不觉地获得新的特质、能够自己变化成其他的形象,这使得徐里的作品独一无二。毫无疑问,我们应该把这种生命力和最古老的中国哲学和文化——佛教、道教思想相联系起来,然而我们还能从这位绘画大师身上看到一些其他的文化维度,这可能源自他对欧洲文化和艺术的好奇心,以及他在欧洲的游历经历外加自己的感悟。一些权威的评论敏锐地引用了德•斯戴尔和法国自然主义来评论《江南遗梦》这幅作品,我在此还想增加一些对自然抽象研究的视角,这幅作品有着如同我们托斯卡纳画家Sergio Scatizzi的“非形象巴洛克”风格,还有作品《家园》,整幅画面以白色为主,隐约让人想起了荷兰画家老彼得•勃鲁盖尔笔下佛兰芒的冬季,其细节之处颇得《雪中猎人》的神韵。

因此,我们面前的徐里是一位旅行者、领航员和唤醒人,带领我们走进存封于记忆之中的空间、地点和遥远的角落;他是一位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绘画技法炉火纯青的人,他不仅熟识中国传统技法,而且在西方艺术尤其是他专攻的研究领域上也造诣颇高。

在排版布局上,他经常使用如同在作品《天边的云》中所表现的水平方向的张力,有时又使用山和云进行纵向的叠加,呈现出一种鸟瞰的视角,并运用像作品《玉山》中的那种白色或透明灰色来营造光影重叠的效果。

作品《犹明•畅》当中体现了对中国水墨画飞白技巧的高超应用,当中结合了油画中对颜料浓稠度调整的技法,通过点缀较厚重的颜料,即兴写意地在虚与实之间进行转换、在不同的美妙韵味和魅力之间进行切换和对话。在作品《旅行》中,这种手法和意境上的切换就非常明显,它们在这幅画的风格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该作品以作者1987年至1991年间在青藏高原上的旅行为创作背景,画家走过了沙漠、雪山、古镇和高原,带着创作工具穿越了艰险的边境,去感受那里的历史脉络,去接触那里的少数民族,这些旅行使他体验并发现最古老和原始的人性的意义,画家将极为微小的细节刻画分散在视觉上目不暇接的遥远距离之中。

另外这些旅行也使得画家不断地完善其注重哲学性、精神性的艺术表达手法,在拥有非常美妙名称的《吉祥雪域》和《永恒的辉煌》系列作品中,这些艺术表达手法得到了很好的呈现并且构成了自己鲜明的特点。这两个系列作品的颜色运用是以红色和黑色为主,经常会过渡为灰蓝,灰白,暗黄和深绿,这都使得作品主基调更加简约、庄严和肃穆。

徐里绘画作品神秘召唤主义特性的意义在作品的名称之中也有体现,如《天长地久》、《存活》、《源远流长》、《永恒的辉煌》、《微茫见迹》等等。这些名称本身就是在召唤人们回忆起广袤无垠的空间,永无止境的延伸,艰苦卓绝的征途以及延续千年、无处不在的历史遗产

 

千变万化的自然——徐里

 

Alessandro Vezzosi亚历山德罗·维佐斯

达芬奇博物馆馆长.


亚历山德罗·维佐斯,达芬奇博物馆馆长. 创立了“莱昂纳多和乌托邦花园”,意大利共和国文化和环境遗产部的名誉督察。是意大利著名的艺术评论家,达芬奇研究专家,艺术家,跨学科研究和博物馆学的专家。他在意大利以及世界范围内,出版书刊,和组织会议等学术活动不下百余场,致力于研究达芬奇和文艺复兴,为国际一流专家。他的书籍和画册已经被十八个国家翻译为十九种语言出版发行。

徐里的作品惊艳到了我,虽然与我近年从事的西方前卫艺术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凭借极富个人色彩、充满诗意及美学的艺术表达而与众不同,这种艺术表达随着他不同的创作时期而在变化,但是却一直保持着对自己的情感和思想真实的表达。

他从来没有放弃对中国书法的热爱,也没有放弃对中国古代绘画之中道家哲学的执着。徐里不是在进行割裂式的艺术尝试,而是在基于沿袭传统、肯定大众价值观中人文精神的前提下进行着艺术创新。他想要诠释一种文明的、大众的、能够引发共鸣的理念,即在这个浮躁动荡工业化的世界中去颂扬并捍卫一种和谐自然的、可持续发展的意识。

如果说绘画是本我用于向社会输出和表达的语言,那么理想化的现实就永远不会消失,它们是对于真实事物的抽象的概括,是不断回响在潜意识之中的本能,是无意识和精神化的原始状态,是天人合一的思想。

就像二战后的欧洲艺术,绘画没有抛开现实,而是发挥想象力,在诗情画意之中再造了一个和谐生活的美好前景。徐里在他的作品中试图将色彩的浓度和质感进行融合,以此表现抽象化的大自然的层次感和厚重感。从他所描绘的风景中,能够看出所选主题从刚开始下笔到成型的变化过程,体现了他对大自然深入的观察,并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动态的表达体系。他笔下风景的各个组成部分则是由线条和大色块来表现,它们并不是仅仅画出具体的形象,而是表现出这个形象的动态演变过程,有时它们由逐渐加深的颜料凝块、有时由音乐旋律般的、时隐时现的线条交织在一起,引发观者的积极思考。

根据自己的旅行经历,画家将艺术视角聚焦于雪景的独特魅力之上,当然也注重表现空灵的山谷、陡峭得令人眩目的山崖等这些中国水墨画的传统主题。徐里通过他的作品再现了这些从他的家乡为起点,覆盖了青藏高原、丝绸之路、日本、俄罗斯、马来西亚延伸至西欧的精神之旅。

他擅长表现真实经历过的和存在于想象中的旅途美景,用自己诗人的情怀和魔术师的魔力将大自然和绘画艺术相结合。他用隐喻的方式,再现了他走过的神圣永恒的广袤大陆,佛光照耀的古老城市。那里,浮躁的都市从来没有出现,从来没有打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恬静,这样的主题选择体现了一种兼有社会意义和生态意义的承诺。

他的油画将真实的和想像的景色相融合,能够转置陡峭的山峦和朦胧的云朵、汹涌的瀑布和辽阔的水面、抽象的倒影和零星的光芒。有时他笔下的树和村镇能够再现中国古画中的构图和神韵。他还可以用颜色的渐变再现一种视角宏大、无比通透的景观,或者是花朵强烈色与香的一种密集度。

如果以欧洲艺术的观念来看徐里的话,能否将他的绘画定义为新浪漫主义?关于这个问题我立刻想到了巴黎画派、尼古拉•德•斯塔埃尔和欧洲自然主义,它们既不能简单地说是形象派艺术也不能说是非形象派艺术。徐里创作出的形象、线条和大色块有时会让人想起后印象主义的浓密度,有时又像抒情表现主义的图案堆叠。很显然,他非常了解国际绘画界的形式、语言和趋势,但是他是在运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自由地进行创作。

通过涌现出的多种多样的作品,当代和现代中国艺术界表现出一些新的趋势,即将传统和创新融合,包容并蓄中外不同艺术表现方式并强调它们之间的互动交流,不断向国内引入国际上最新的艺术风格。

如果说最近三十年里还能够自成一派的话,西方艺术一直在研究如何成为艺术的先锋并引领发展潮流,当代的中国艺术已经演化出了一种新的趋势。但是徐里却一直致力于发出自己的声音。他是一个保持真实内在属性的典范,即不去过度追逐国际化和全球化,而是强调国民和社会的特殊身份,强调表达原汁原味的艺术。徐里进行艺术创作,是因为绘画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是他对抒发感情的渴望,也是他创造一个传递自己精神和思想的通道。